venessa

别被捷径给骗了

真是篇好文章

阅读文字【微信:timetellyou】:

故事得先从我的家庭说起。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生在一个阴盛阳衰的家族。所以,我兄弟不多,但有一大群表堂姐妹,大点的早已有了小孩,其小孩有的能打酱油,有的还在怀里;小点的,有刚学会走路的,有在上幼儿园的,也有刚上初中的;而几个待婚等嫁的,则算是不大不小的。至于她们的性格嘛,自然是千差万别,迥然不同。有沉默寡言,羞涩内敛的,也有活波开朗,调皮捣蛋的。有天真无知,无法无天的,也有稳重持家,温柔贤惠的。幸运的是我这次回家,只要是没有远嫁他乡又恰巧在萍乡的我都见到过,并且交谈过。




曾经的交叉纵往承载了熟悉的彼此,我们或多或少有过些许无法抹去的共同记忆,猛然相见,更容易勾起穿插在脑海里的孩提旧事。而那些个刚出生不久的,则多半对我甚是陌生,只是好奇地而又畏惧地含着手指,躲在大人背后偷偷地看我,或者压根就无视我,嘴一嘟,头一歪,便一遛烟玩去了。




不过今天我更想说的倒是我二舅的女儿。说实话,对于她现在这种情况,不好过多评论,所以我只能陈述事实。年龄她是刚满二十的样子,至于在家排行老几我分不太清,这也不重要。年满十八的表妹便外出打工,她除了工作地点在北京上海深圳之间的数次辗转更换,最后落足深圳之外,工作倒也顺利平常,而且她还时不时的有点存款回家。可是,就在三个月前一次手机无故停机半月之久后,一切看似平静的生活被打破了。一连串匪夷所思的事情便接踵而至,首先是她交了个外地的男朋友,说是杭州的,他家境殷实,在深圳还是哪开了十几家连锁服装店,而且准备拿一百万跟她结婚买房。想必说到这里,聪明的人大多会心生怀疑。 




电话可以接通后,家里人跟她就一直联系不断,想方设法地对其盘根问底,倒也从她口中打听到了一些男方的信息,只不过这些所谓的信息没一个靠谱的。她一会说男朋友属马,一会又说属羊,而且已经大学毕业四年了。这种不合逻辑的跛脚谎言仔细一想便会不揭自破。单从这一点就可见她的幼稚和自以为是的一面。




这种时候问题最突出最直接的自然不是来自道德和良心的谴责,而是愚昧无知所导致的现实报复,而这种报复就是她终会面临的经济问题。在生活不能自持的时候,便只能希冀于家人的扶助,这估计就是她后来骤然勤于来电的原因。借口存款被男友“借走”的可笑缘由,她成功地骗取了家人的第一笔汇款,熟不知这只是她亲哥出于同情和某种潜在的不忍扯断的期望下的施舍。之后家人对她的底线,可想而知,仅仅是一张回家的车票。




故事的高潮是发生在我外公也就是她爷爷过世的特殊时期,二舅他们自然是想凭借这个正当的理由软磨硬泡地劝其回家为爷爷戴孝送终。这时候我表妹为一表“孝心”倒也电话不断,开出无数空头支票,说是明天回,突然有事,后天回,又有事,大后天回,最后我外公都等到泥坑里去了也没见她个照面。




在此之前,也就是外公下葬的前一天,她来过一通电话,那时我正好在场,便接过手机啰嗦了几句。对面换了两人答话,最后因为无法圆谎而自觉挂机了。他们的回家的计划很有意思,走的是迂回的游击路线,跟当年老毛的四渡赤水有的一拼。首先,他们从深圳出发,先不回家,先坐飞机去杭州兜一圈,然后从杭州再开汽车回萍乡,又觉得开车怪累的(他们竟然还知道累),于是找代驾公司开车,他们本人则从杭州改坐飞机,如果不是我建议他们飞往长沙或南昌后再转动车回萍乡,以他男朋友归心似箭和孝感动天的语气,他是有直接在我二舅楼顶降落的冲动。




更荒诞的还在后头,他们又接着说,汽车代驾公司的人会明早九点到,开过来的车是奥迪A6,里面有两张一百万的支票,和两部iPhone5s。他们大概同天上午十一点到,还特地吩咐我签收先到的汽车,叫我记得仔细检查。这一切都讲得振振有词,头头是道,就像一个商人,带着一股童叟无欺,如假包换的底气。我听着都有点羞愧,不知他们是否皱过一丝眉头。且不说代驾公司的人能不能找到外婆那家坐落在偏野山村的农家小户,就算能找到,既然他们自己也会回,那么两张百万支票和两部高端手机又不怎么占地方,自己不带,却放车上,这是脑残么,我想更多的是在意淫和作秀里,欺负欺负我这个没见过百万支票的乡巴佬吧! 




接完电话,看着无计可施,一脸愁眉的二舅妈,我也不好刺激她,只丢了句一切等她回来再说的安慰话。其实,用脚趾头想都知道,他们明天肯定回不来。好在后来,我的表妹及时醒悟,愿意被亲戚接送回家,具体什么时候被接回去的以及之前具体什么情况,我就不得而知了,年轻幼稚的她大概是被无辜地传销了吧。




我外公那边家族关系相对较为复杂,至于这件事情,我顶多也只算是一个挂着亲戚皮囊的路人或看客。虽然不想过多评论,但是最终还是得多嘴一句——事业也好,爱情也好,生活本来没有什么太多捷径,只是造谣的人多了,大家便信以为真,其实,有时候,捷径只是歧途的委婉说法,做人不要太过急功近利,好高骛远,务真踏实一点总不会错的。 




也许,身处尘世的我们都有升官发财,飞黄腾达的梦想。但是,你有没有问询过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你有没有想过追求所谓的荣华富贵,也许不过是一种约定俗成的虚荣或攀比在潜移默化里对你耳濡目染,而让你误上了一条“众望所归”的迷途;你有没有想过自己到底适不适合虚华奢靡,纵情郑声,物欲横陈的生活;你有没有想过,这世上除了送死可以走捷径之外,其他的捷径还真就不多。其实,发家致富本没错,错的是一夜暴富,追名逐利也没错,错的是一步登天,倾心官场也没错,错的是青云直上。幻想终究是幻想,如果硬要把它变成现实,那它就没那么梦幻了。




我记得有这么一则故事:从前有个一个国王,他打算大赦奴隶,并且承诺赠送他们一些黄金。不过想要的人,必须靠手,于城脚下接住楼顶抛下的金砖,接住了,金砖就是他的。可想而知,最后,贪婪的人都被金子砸中,轻者终身残疾,重者当场毙命,而只有那些有先见之明且不慕荣华,希望靠双手踏踏实实地开创新生的人,才重获了自由。或许,也只有这样的人,才懂得善待新生。




我高三的数学老师讲过一个高中生的故事,我们当地的。她说那个考生因为高考超常发挥而考上了一所名牌大学,兴奋得彻夜难眠,最后被几粒安眠药夺去了生命。老师之所以讲这件事是向我们强调心理素质的重要性,而我看到的却是:并非所有的眷顾都是仁慈的。




运动员赛前还有个拉腿扭腰的热身,野狗的交配还有个对鼻交颈的前戏,你说一个屌丝想要逆袭,没个孤独的过程,就能扶摇直上?且不论这种异想天开多么愚笨,就这不切实际只会白日做梦的脑袋瓜子,能不能承受得住这种突如其来的冲击还不好说。




有件事我们务必铭记,来得太过突然、太过猛烈的东西它不叫幸福,那是子弹,一步便能登上的它也不叫天堂,那是台阶。这个社会,突变也是有的,但癌变一般占居多数,传奇也是有的,但不计其数的不是传奇,而是炮灰。一味地盯着天边看,未必就是远见卓识,有时也叫好高骛远。盲目地寻找捷径,那也不叫追求完美,有时,哦不,是经常被称为自取灭亡。




王尔德说:“人生有两大悲剧,一是没有得到你心爱的东西,另一是得到了你心爱的东西。”如果都是悲剧,我宁愿选择前者,因为前者至少在追逐,而后者却是放纵。我倒不是说结果不重要,只是说一切都需有个循循渐进的过程,结果要有,但过程更加不可或缺,还有什么能比追逐更能证明一个人存活的意义呢?